第六十七章 重创
作者:直直的曲线 更新:2019-12-06

“给我拦住他!”望着陡然消失在原地的凌飞,齐彦彬心中顿觉不妙,立即冲着前边数百**喊道。

“是!”顿时青帮的帮众手中的武器纷纷高举,拦在了齐彦彬面前。

“给我破!”随着齐彦彬喊出来,凌飞那低沉的声音也是随即传了出来。

伴随着凌飞的声音喊出来,顿时一道ru眼可见的黑线出现在了青帮帮众的面前,那黑影所过之处,整个青石板地面完全的被掀飞了,青帮的帮众还没有来得及落下手中高举的武器,整个人先是胸口一凉,随即那弥留的眼神中就看到那道黑线丝毫不受阻挡的冲着人墙的后边se去,黑影所到之处,烟尘飞扬之间无数道青帮帮众就像沙袋般飞了出去。

“砰砰砰!”就在接二连三的青帮帮众重重摔落在落地的同时,齐彦彬却是急速向后暴退之去,他眼睛满是那道铺天盖地直冲着自己而来的黑影。

“给我停下来!”见到势如破竹就要突破青帮普通帮众防御的凌飞,十几个黑衣卫暴喝一声,迅速的掠了上去在那道黑影还未到之前,手中的钢刀却是劈了下去。

“滚!”一声暴喝随即就传了出来。

随着那声暴喝传了出来,当先的黑衣卫就发现自己手腕先是一阵剧痛,紧接着耳中传来一声“咔嚓”的声音,随即手中的武器就软绵绵的落在了地上,而那道黑影依然势不可挡的向前冲去。

黑衣卫虽然借着地利拦在了凌飞的面前,但是当他们手中的武器和凌飞手中的唐刀真正的ji上手后,他们才惊愕的发现,自己的防御就像纸做的般,自己那霸道的攻击更是被凌飞以更加霸道的回击击碎了。

最后一名黑衣卫手中的武器落在地上的时候,他满脸颓废和惊恐的望着那道急追着齐彦彬而去的黑影,却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们尽力了,十几个黑衣卫尽全力了,但是还是没有拦住凌飞。

“给我停下来!”正在暴退的齐彦彬的耳中突然传来了凌飞低沉的暴喝,他的眼睛不由一缩,却是等他眨眼的瞬间原本还ru眼可见的那道黑影却是“消失”了。

就在凌飞消失的同时,齐彦彬心中大感不妙,他刚要展开身形暴退的时候,凌飞那双诡异的血红se眼睛却是陡然出现了离齐彦彬不到三米的距离。

“停下来!”随着凌飞的低沉的暴喝声,他手中的唐刀也是冲着正暴退的齐彦彬暴劈而去。

“哼!”望着陡然出现在自己头顶的泛着寒光的唐刀,齐彦彬却是一声冷哼的同时,手中的裂天剑急挥,直直的迎了上去。望着那直直的迎上来的裂天剑,凌飞的嘴角却是涌起了一丝冷笑。

他手腕一抖,原本冲着齐彦彬暴劈而下的唐刀却是直直的向着齐彦彬的脖子横削了过去,凌飞的这一中途变招变得极快,但是齐彦彬的反应也是不慢,他情急之下手腕一带,手中的裂天剑生生的移动了三尺,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唐刀快如闪电的劈向了横在自己面前的裂天剑,于此同时,凌飞一探身,左掌直直的冲着齐彦彬的胸前袭去。像是料定了凌飞会选择近身再次攻击一般,就在凌飞的左掌探出的同时,齐彦彬的左掌也是同时探了出去。

“咔嚓!”

“砰!”

唐刀在对上裂天剑的同时,应声而断,与此同时,凌飞和齐彦彬的左掌也是重重的碰在了一起。

“哼!”两人的手掌对上的同时,齐彦彬顿时一声闷哼,他的身子暴退,手中的裂天剑也是脱手而出,于此同时他的嘴角一丝鲜血渗出来出来,他整个身子却是像遭受电击般,抖了起来。

暴退的齐彦彬满脸惊恐的看着对面的凌飞,隐在黑se面罩下边的脸现在只露出了冷漠而又诡异的血红se的双眼。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真气防御在那一瞬间就被生生的震碎了。

凌飞一把将还在空中的裂天剑接在手中的同时,身子再是一探,手中的裂天剑再度向着齐彦彬暴劈而去。就在凌飞手中的裂天剑要劈向齐彦彬的脑袋上的时候,远处却是响起了一阵厮杀声,凌飞的心思一动,嘴角涌起一丝古怪的笑容的同时,裂天剑生生的移动了两寸,斜着向着齐彦彬的胸前劈下。

“噗!”

随着裂天剑入体,一道骇人的伤口顿时出现了齐彦彬的前胸,而凌飞却是暴退。

齐彦彬半跪着捂着胸前那骇人的伤口,望着暴退而去的凌飞,眼中除了滔天的恨意却是不解。

凌飞暴退之间,手中的裂天剑急挥,在裂天剑的配合之下,没有一人是凌飞的一合之将。一片血路再次被凌飞开辟出来后,凌飞跃进了那辆陆虎。

“撤!”

见到凌飞坐了进来,高光立即一声大喝,一阵轰鸣之后,陆虎就飞了出去,直直的向着后山扬长而去。就在陆虎开动的瞬间,一声惊恐的声音传进了凌飞等人的耳中,“不好了!洪men来偷袭了!”

“三少!”一黑衣卫伸手往怀中一探,一道止血纱布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他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哼!”齐彦彬一把夺过了手下手中的止血纱布,却是牵动了伤口,不由的冷吸了一口凉气。

“三少!洪men来袭了!您又负伤在身,是不是我们现在就护送离开?”那黑衣卫垂首恭敬的问道。

“不可退!”齐彦彬一把将止血绷带绑在了胸前,然后断然挥了挥手。

“可是,您的伤……”

“不用说了!我们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岂能让这样的机会稍纵即逝呢?”齐彦彬咬着牙说道,“通知下去,准备战斗!”

“可是我们普通的帮众不知道今晚我们还有准备,已经开始lun了起来了!刚才我们吃了一个败仗,现在挡在前边的人被洪men的人一冲就散了呀!”那黑衣卫一迟疑还是说了出来。

“不用慌!让他们顶住,等到洪men的人完全的进来后,我们就关men打狗!”,齐彦彬望着前边已经开始ji战的双方,眼神一抖说道:“今天我要让安居山庄变成洪men的墓地!现在立即通知山上的剩余的黑衣卫出动!去截断他们的退路,于此同时让吴炎派一部分人将后山的退路守好的同时,立即带着剩余的人来援!”

“是!”望着迅速退去的黑衣卫,齐彦彬眼中闪过一丝狠se。

苏子怡安静的站在前边,紫舒,紫灵一左一右俏立在她身后,而两人的身后却是近五十一身打扮和青帮黑衣卫几乎相同的人!但是他们不同于黑衣卫的是,他们不是身着黑衣,而是紫衣,那些人静静的站在苏子怡身后,仿佛不曾存在般,面对着眼前的那一片混战,血ru横飞的战场,他们眼睛都是没有眨一下。

“看来今晚青帮是遇到硬骨头了!”片刻之后,苏子怡身后的紫舒却是轻轻一叹,她们未和青帮ji手之前,就发现了整个晓月归尸横遍野的场面,整个空气中都是弥漫着一阵刺鼻的血腥味。但是从场面来看,就明白这里已经经过了一场惊世大战。

“也不知道凌飞那家伙怎么样了?”一旁的紫灵却是撅了撅xi嘴巴。

“凌飞?”一听到这两个字,前边苏子怡的身子却是不由得动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洪men的帮众却是向着苏子怡急急的奔了过来。

“战况如何了?”苏子怡望着问道。

“苏护法,青帮完全被我们压制住了!此刻他们已经向着晓月归的后院退去!我们遇到了青帮的黑衣卫,风护法派我过来,请求紫衣卫的支援!”

“遇到黑衣卫了吗?”苏子怡嘴角却是涌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紫衣卫听令!杀!”苏子怡却是突然指着前边暴喝道。

随着苏子怡一声令下,她身后的道道人影却是突然暴起,向着前边的掠去,一瞬一阵风过后,苏子怡身后却已是空空dngdng了。而苏子怡也是望着前边那若隐若现的火光,向前掠去的同时淡淡的冲着紫舒紫灵说道:“是时候好好教训一下我们的徒弟了!”

“是!护法!”听见苏子怡这样说,两人嘴角同样涌起了玩味的笑意,同样跟着掠了出去。

“飞哥!你为什么刚才不取了齐彦彬的狗命!刚才那一刀简直是帅呆了!”高光气喘呼呼的问道。

“呵呵,自己受了伤,又要面对洪men突然的来袭,你说齐彦彬面对这样的局面和比他一命呜呼那个更好玩呢?”凌飞却是淡淡的看着渐行渐远的晓月归说道。

“飞哥,高!实在是高呀!齐彦彬不死!青帮才能组织起有效的反击,这样一来,他们拼的才会更狠!高,实在是高!”高光随即就明白了凌飞的用意,顿时面露惊喜赞道。

“呵呵!赶紧先是退出去吧!记住青帮可是在这条路上同样安排了不少的人!”

“飞哥,放心!大嫂已经将这条路上的路障清理的所剩不多了!”高光笑着说道。

“好!”凌飞说完,刚要点头的时却是眼神一寒:“不好,有人来了!”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整个人也是飘出来车外,高光和车上的黑衣卫一愣之后,也是出来了。高光刚站定,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听见那凌lun的脚步声,高光等人瞬时戒备了起来。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