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作者:stein 更新:2019-11-14

[ 三岁时,我们全家去青岛旅游。到海滩时,我发现一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她和我衣服非常相近,并穿着相同的鞋子。我和她一同拾贝壳时,突然她被一个男人强行抱起,我见她大哭挣扎,便去拽住男人的腿,问他能否带上我,不想却被他一把甩开,以至我摔倒在石头上。男人嘟囔着我太丑没人要,我非常生气,脱下一只鞋仍他,他则抱着小女孩跑掉了。

我捡了个贝壳接在流血的鼻子下,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走过来,见我满脸是血,紧张地上来抓我,还喊我小玲。我怕他也将我抱走,便用手狠抓他。他被我抓的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头撞在了石头上。我担心他血流得太多会死,于是将自己接血的贝壳留给了他,然后用他的衣服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才放心走掉。

不久,碰到另个男孩向我打听小女孩,我告诉他,小女孩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带走了,之后他便伤心地望着我手中剩下的那只鞋,好像在哭。我想他也一定非常喜欢这鞋子,便将仅剩的一只给了他。

老妈见我弄丢了鞋子,弄脏了衣服,还磕破了鼻子,将我痛打一顿,今天真不愉快,我要把今天忘掉,不过我的鼻子好像从那天起就不再长了……

石头:事实就是这样的,所以说,武大夫因尤蓉而变态,而之后尤蓉被武大夫折腾也实属报应。(一堆鸡蛋迎面PAI来)浪费又鸟蛋可耻!另外,大家也明白了吧,舞蹈的那只鞋其实是尤蓉同学的。

舞蹈:(恍然大悟状)我说呢,鞋子上有股常年不散的脚气味,就和那次尤蓉脚伤送医院被熏得站不起来的程度差不多呢!熏得我屋子也是养花花死养鱼鱼漂,万般无奈,只得去新开湖去扔了,谁想还是被个女的给捞出来了!这回我想明白了,这本来就是她的鞋子!我的命好苦啊,怎么也摆脱不了这只臭鞋!(西红柿来了……)你们扔也扔的有点创意,好不好?(话音刚落,脑门被一个土豆砸出个包!)还是应该继续将传统发扬下去的!

武大夫:(看到舞蹈脑门淤血,早就蹿上来了,挡在舞蹈身前)大家要扔就扔我吧,我最喜欢西红柿这种仿血效果了!(众人都住手了,不敢再扔西红柿了,怕效果太逼真,武大夫发狂开始抽血了!因为武大夫此时拿麦克风的手型和拿针头看着一模一样!)话说,其实我也很喜欢尤蓉同学的,我觉得我和她的基因一定能生下个惊世骇俗的孩子来!(众人点头)可惜啊,被武二这小子先下手了!(众人吁了口气,得救了!给舞蹈记一大功!)

张奶奶:我讲两句啊,赵…(尤蓉脸色发青)照我的意思,武大夫更适合尤蓉,赵…(尤蓉呼吸苦难)罩得住尤蓉,我支持你,(面向武大),你拿出点第三者的气魄来,现在,赵…(尤蓉没出场已经倒下被运出会场!)兆头是好的!啥叫第三者,定义为他们两人结婚后你再“吭哧”下手!我们两个好好商议下!(两人勾肩搭背,窃窃私语下了台!)

尤蓉:(从担架上跳下,冲上台)其实我就是赵本山失散多年的女儿!(说完,又咽气躺回担架了!)

贼:我也说两句啊,我回去和我们窃贼委员会商量了下,他们说如果我再找不出那个大娘,就要开除我!

小玲:作为一个鬼魂,我实在不甘心啊,连我的鞋子都是假的,你说我能甘心吗?只能冤魂不散了!

范彩:少来了,我才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女儿!我已经做过DNA检验了!

周友:(突然抱住尤蓉)二嫂,你原谅我吧!(被众人踢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