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2 终篇大结局
作者:烟雨宛如 更新:2019-11-19

如果生命没有遗憾没有波澜你会不会永远没有说再见的一天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软经不起风经不起浪若今天的我能回到昨天我会向自己妥协——《等一分钟》

上天给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公平的,不管是十恶不赦的流氓强盗,还是富贵花开的豪门贵胄。你可以有呼风唤雨的一日,也会有流落街头的可能。

就像纽约黑帮的麦包,人如其名,他就是个卖包起家的商人,不过他卖的不是一般的包,他价值不菲的包里总是能给客人特殊的惊喜,比如毒-品,比如枪-械,也可以是人命,只要你想要的,没有他做不到的。那时候流行一句话,麦包吼三吼,黑市抖三抖,可见他的影响力有多昭著。

呼风唤雨的麦包,也有两个遗憾,一是他最爱的妻子难产而死;二是她诞下的是个女儿,不能继承他的黑道事业。幸好麦包是个有远见的人,他没有想过在黑道上一条道走到黑,他力图变黑为白,带着女儿过些平稳的日子。

他有计划的进行这这些事情,所以麦胜男从小就以为自己的爹地就是个卖包的商人,直到她11岁那一年。

爆炸声、哭喊声、消防车、救护车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熊熊的火光染红纽约的半个夜空,麦包总部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你为什么救我?你为什么不让我死?”这是从昏迷中醒来的麦胜男跟褚浩宇说的第一句话,那神态就像一个中年厌世的弃妇,“骗子,你们都是骗子,爹地是骗子,Unlce是骗子,Nike也是骗子,你们统统都是骗子。”

那一年,褚浩宇13岁,还没有遭逢家庭的变故,还是个会真诚微笑的大男孩,“你真傻,骗你的是他们,为什么要死的是你呢?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真的就这么死了,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那又怎么样?我的家人都死光了,都死光了!”她的童音在歇斯底里的嘶吼中变成尖利的叫嚣,“你怎么不让我死,你怎么不撞死我?”

医生强行给她打了一针安定,终于让她睡过去。褚浩宇看着手上被抓出来的红痕,心底生出一些些的厌恶,他们原本不该有任何交集。

褚浩宇的妈咪是个钢琴家,他是陪妈咪来纽约做音乐交流的,没想到突发事故,交流会取消,他们折回酒店的路上又遇到堵车,拐进小巷子又遇到这个突然冲出来寻死的,现在她还抓伤浩宇的手。

“我们要长怀着感恩的心,上天让你们相遇,就是为了让你救她,这是你们的缘分,这也是为你自己积福。”

因为有妈咪温柔的劝告,褚浩宇才能一点点的摒弃心中的嫌恶,开导并且照顾麦胜男直到她恢复正常,当她整理好心情将事情原本的始末一一说出的时候,褚浩宇才打从心底开始同情和关照她。

褚浩宇在妈咪的帮助下,做了一个大胆而正确的决定,他们决定把麦胜男藏起来,支持她念书,走她父亲想让她走,而没有走完的那条路。

他们在美国的时间毕竟是短暂的,将麦胜男送进全封闭的寄宿学校之后,褚浩宇就和妈咪回国,按时寄一些钱过去,方便的时候就过去看看她。

时间就这样有条不紊的过着,等浩宇妈咪去世,褚浩宇远走美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麦胜男。可等待他的不是一个在学校读书的乖乖女,而是一个社会气息浓厚的古惑女。

以前每次褚浩宇过去看她的时候都会提前通知,麦胜男就扮好乖乖女的样子回学校等着他们的检阅,而这次褚浩宇去得突然,她毫无准备。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褚浩宇将一头红发的麦胜男揪回替她租下的小公寓。

失去妈咪的褚浩宇,就像多年前的麦胜男,武断而急躁,“你就那么贱,就那么喜欢在外面混,这么多年,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谦和的王子变成张牙舞爪的恶魔,麦胜男早有心理准备,她一直也觉得自己这样做对不起褚浩宇母子的帮助,可她作为麦包的女儿,怎么能放下杀父毁家的仇恨不顾呢?

他有他的原则,她有她的坚持。

“Sorry!我不可以让我爹地死得不明不白,就算我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就算我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我也一定会找到真相,替他报仇。我知道我令你们很失望,但如果你失去过亲人,就会明白仇恨的力量。Sorry,感谢你们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会尽快搬出去的。”

如果褚浩宇之前不能理解,但他现在能,就像他恨褚翰伦一样。虽然觉得失望,但他能体谅麦胜男的立场,“既然你这么想报仇,那你准备好了吗?”

麦胜男有些茫然,“我需要准备什么?”

“强壮的头脑,惊人的体魄,一切胜过别人的东西。不然,你以为你凭什么去报仇?”褚浩宇的头脑显然要比麦胜男清醒很多,“你以为你现在像个小太妹一样,就能报仇了吗?人家只会嘲笑你。”

麦胜男当然知道会被别人嘲笑,这些年她在外面受得嘲笑还少吗?事情发生之前,她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女孩,按部就班的读书学习,接触的也是简单的生活圈子。忽然之间,她失去的不是亲人,还有老师同学的友善。他们带着有色眼镜看她,对她敬而远之;而父亲的圈子,因为她从未参与,完全接触不上,她只有每天混迹在街头,一点一点的摸索、打拼。

“那你说该怎么办?”

他们见面的时间不多,但就像浩宇妈咪说的,上天让他们相遇,就是注定的缘分,他们之间很投契,在麦胜男心里,褚浩宇就是那个暗夜中点亮她生命的天使,在她最彷徨无助的时候。

褚浩宇也想报仇,可他恨的是褚瀚伦,大逆不道的事情他真的做不来,而且妈咪临终的时候,嘱咐他千万不可以恨自己的父亲。他所有的忧愤压抑在心底,正好用帮麦胜男报仇的事情发泄。

他们一起努力了五年,终于将Nike的养父,纽约的新黑市大鳄詹姆斯送进监狱,距离麦家被灭门正好整整十年。法庭宣判的那一天,也是麦胜男十年

异界天庭

之后第一次见到Nike。

磅礴的大雨浇灭整个城市的怒火,他们在雨幕中对视。十年,他们都长大了,或成熟或阴暗,都不再是当年的样子,可他们还是第一眼认出对方。

詹姆斯是和麦包一起打拼的兄弟,他不能接受辛苦建立的江山要被麦包转黑为白,他们商量不成,所以暗下杀手。那时候的Nike也是个只有13岁的孩子,虽然他从小就了解黑市的生意,但是灭门麦家的事情,他全不知情,因为詹姆斯知道他从小就喜欢麦胜男,直到所有事情发生。

他以为麦胜男也葬身火海,可后来他终于找到蛛丝马迹,知道她还活着,欣喜之余他也感到恐惧,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她。

知道她一直想要报仇,Nike设想过无数次与她相遇的画面,街头巷尾的打斗,某一次突然的暗杀,或者她不幸沦落街头的风尘……

只是没有想到,会是今天的模样。

她身边站着一个足够优秀的男人,优秀到可以用计谋将詹姆斯送进监狱,他们以完胜的姿态站在那里,冷眸傲视。

那一年,麦胜男五岁,Nike七岁。

在麦家别墅的紫藤花架下,Nike强吻了坐在秋千上的麦胜男。

“你为什么亲我?”麦胜男好像被蜜蜂蛰一样难受的捂着嘴唇,脸颊比苹果还要红。

“这是定情之吻,表示我将来会娶你,你不许嫁给别人。”Nike小小年纪已经是一身匪气,他表面上故作镇定,可手心已经紧张出汗。

“哼,你说娶我就娶我吗?我为什么要嫁给你?”麦胜男从秋千架上跳下来,高傲的仰着头,奶声奶气的问。爹地说,女孩要有自己的矜持,这样才会被男人珍惜。

“因为我想娶你。”

Nike的霸道从那一刻就开始,直到13岁那年,他觉得自己永远失去林夕。

站在那里,他们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见过去。他们迎着风雨,一步步走向对方,停在彼此最近的距离。

Nike动了动嘴,没想到怎么开口,麦胜男已经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然后不疾不徐,不紧不慢的松开。

“你的定情之吻,现在我还给你,我们扯平了。”麦胜男的声音又清又冷,寒过这漫天的冰雨。

Nike的嘴唇开始哆嗦,他以为她会说我们重新开始,“十几年了,我能不能加收利息?”

“你想怎么收?”

“久别重逢,至少陪我一晚。”

麦胜男想骂他土匪,可想想从头到尾他扮演的角色都是土匪,包括那个霸道的定情之吻。她回头看看褚浩宇,她觉得最好的自己应该留给这个救赎自己的人,可她不甘心,五岁那年就有个叫Nike的人,已经在心里萌芽。

她还在纠结的时候,已经被Nike粗暴的扛上肩头,“如果你犹豫,那就让我帮你做决定,你可以恨我,反正也恨了不是一天两天。”

那一刻,麦胜男选择默许,因为她想为自己的过去,画一个终结。那时候她不知道褚浩宇有处女情结,如果知道,她也许会拒绝。

黑暗的夜里,Nike像一直不知疲倦的野兽在麦胜男身上寻找慰藉,他想用一夜的纵情补偿这些年失去的时光,他想把她留下来。

冲刷着满身青乌的痕迹,麦胜男将自己完全置身在莲蓬头的水汽中,掩盖她流泪的痕迹。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就算满怀仇恨,她也没有忘记过Nike。

不等Nike醒来,她已经悄然离去,她以无声收场的方式,像她的青涩的少女时代告别,她的冷清也从这一刻真正开始。

报仇的事情告一段落,褚浩宇开始全力发展的自己的事业,他选择用这种方式报复褚瀚伦,他想要做得比褚瀚伦更好。

可在这里创业,远比他想象的困难很多,他尝试很多次都无法起步,因为薛家的暗中阻挠,当然那个时候褚浩宇是不知道的,只觉得局面一片困顿。

“与其在正道上死磕,不如我们试试发展别的,走走灰色地带或者打打擦边球?”麦胜男想起父亲麦包最后差一点点就转黑为白的经历,尝试性的建议。

褚浩宇暂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他也不想一直靠褚瀚伦的资助,因为他每一笔钱到的时候,总会附上一句话:过不下去就回来吧!他要留在这里,并且过得很好!

当然,褚浩宇也是尝试,他原本以为换一条路遇到的问题也不会少,可当他们游走在灰色地带,做一些小打小闹的黑市业务时,才发现一切顺利得出奇。他终于拥有自己的市场和一群人,他终于在纽约的街头站稳脚跟,然后慢慢的由黑到白,转到正轨。

那时候褚浩宇不知道,黑道他原本也站不住的,因为薛家想尽一切办法为难他。可詹姆斯入狱之后,所有的黑道生意都归于Nike,而Nike始终不能忘记麦胜男,他不愿意看见她跟着褚浩宇颠沛流离,吃苦受罪。

那一夜,他以为他们可以重新开始起点,她以为那是到此为止的休止符。Nike谨守着自己的诺言,不再打扰麦胜男的生活,只是远远的看着,看着他们起家,看着他们回国,他以为这是剧情真正的落幕,可不久,麦胜男又回到美国,然后很快失踪。

他可以远远的看着她跟别人在一起,看着她快乐或者不快乐,但他不能容忍看不见她的身影,听不见她的消息。他打电话给褚浩宇,才知道他们住在一起,却从未在一起。

他动用所有关系,终于在麦胜男命悬一线的时候将她救回来。

麦胜男在昏迷之前,看到从希望中走来,光芒万丈的王子不再是褚浩宇。原来从头到尾,她的王子都是Nike,不管她怎么逃,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全剧终)

这一章不算长,但宛如却写得非常慢,因为很喜欢,感觉交代好多事。这些情节和关系其实从开文的时候就有,虽然前面没有写详细,但是细心地亲们会发现中途有些小铺线,希望你们喜欢!

请按 Ctrl+D 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