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慕容复的良知
作者:血河神剑 更新:2019-11-12

  慕容博道:“这是应该,你们各执一端,只能请马夫人与萧峰对质”。慕容博刚才在问白世镜的时候,已经盘算好了对付萧峰的办法,自己直接问不如让马夫人代劳,这个马夫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个省油的灯。

  萧峰心中想的是自己身正不怕影歪,所以一点也不慌张。白世镜想的却是证人应该不在现场,所以口齿伶俐的马夫人一定不会落了下风。两边都是志在必得。围观众人也都认为这是个好办法。只有萧远山一听,心中却有忧虑。自己虽然擒获白世镜和马夫人这对奸徒,光靠口供难以服众,却没有掌握什么证据,看来为萧峰洗冤只能看对质的结果了。

  慕容博隔空解了马夫人的穴,刚才白世镜说的马夫人并不知道,慕容博也不对她解释,直接喝道:“有请马夫人与萧峰当场对质,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辩出一个黑白!”

  马夫人应变机敏,一听慕容博的话,马上猜出慕容博没有掌握证据。而慕容博的话看上去是一碗水端平,谁也说不出个不字。

  马夫人走到萧峰面前,瞧向萧峰。但见她一对眸子晶亮如宝石,黑夜中发出闪闪光采。萧峰虽已从萧远山那里知道她也是个奸恶之徒,但也不禁微微一凛。只听她说道:“我一个女流之辈,出外抛头露面,本来不该。只是先夫死得冤枉,才在万岁和众英雄面前分说明白,帮助万岁查明真相,替先夫报仇雪恨。”说着盈盈拜倒,对着慕容博磕起头来。

  她没一句说谁是凶手,但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萧峰是凶手。慕容博让她起来。萧峰眼见她做作的样子,心下恚怒,却又不便发作,只将怒火忍在心头。

  在场众人看着这个娇怯怯、俏生生、小巧玲珑的女子,都实在不相信她才是真凶,心中对她大都有一丝同情之意。这也更说明这马夫人是十分工于心计,在与萧峰对质之前先声夺人。

  马夫人时间不长,就想好了如何对付萧峰的方法。她见众人已经被她迷惑,朗声道:“我们是丐帮杏子林血战的幸存者,一直到处躲藏萧峰父子的追杀,没想到还是被萧远山老贼找到!”   “你嘴里放干净些!”萧峰喝道!

  马夫人不为所动,接着道“当时,我和白长老为了不被他灭了口,才假装承认的,当时我们相信总有公道。现在终于遇到了万岁为我们伸冤。”

  她这样一说,萧远山不好辩解。慕容博心中暗喜,最好能有个罪名将萧远山和萧峰都除掉。

  “血口喷人!”萧峰再也忍不住了,要不是在这个关键的场合,他就要上来踢死马夫人。萧峰为这个罪名已经压抑太久了,很容易就爆发,马夫人肯定是知道了这一点,故意要刺激萧峰坐实罪名。

  萧远山见了,心中焦急,他也担心萧峰一时冲动,蛮劲发作,正要上前去拽住萧峰,哪知慕容博却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如山般压在肩上,他不得不用内力相抗,暂时无法行动。以他的武功,不会被别人压制住才发觉,刚才也是过于关注别处,而空门大开,被慕容博占了先机。总算慕容博没想杀他,只想阻他。

  “萧峰,我先夫被你杀了的那一天,你说不是你干的,可有谁能证明你不在场?”她话锋一转,到了萧峰头上。   “当时我一个人,没有和别人在一起。”

  “大元一死,从此丐帮再没有制你之人,你一直想除掉大元而后快!你不知从哪知道大元掌握着对你不利的东西,一定不想让天下人都知道吧!这些你抵赖得了吗?”

  旁观的人一听,都感觉马夫人的推测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却也合理。

  “你这个契丹胡种,野性大发,什么坏事干不出来?以前在丐帮没当上帮主的时候,有汪帮主护着你,大家都忍你很久了!丐帮的各位兄弟,你们说我说的是不是啊?”

  萧峰这时再也忍不住了,飞身就往前一奔,要用腿杀死马夫人。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场合,但心中总感觉有一股气难平!

  不得不说,马夫人已经将萧峰的性格特点研究透了,萧峰的性格优点和缺点都太鲜明了。他武功盖世,义薄云天,叱咤风云、领袖群豪,重情重义,算得上一个大英雄,真豪杰,可另一面,他早年一直被乔三槐夫妇象贵客一样惯着,很少逆来顺受,成年后又被汪帮主和玄慈方丈、玄苦大师照拂,敬重,性格是十分自我,隐忍不足,锋芒毕录,容易冲动。这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是如此,有优点,必有与之对应的缺点。

  萧峰在此之前已经被折磨压抑得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更加本想报仇,却阴差阳错地被比武的对手砍断双臂,以后靠自己报仇再也无望。眼见这个真正的仇人正在自己面前,正是马夫人勾结白世镜陷害自己,可以说她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萧峰此是内心想的是,反正我杀了这个仇人,此生已经足够!

  慕容博在与萧远山比拼内力占了上风的同时,也注意到萧峰的动作,他确信,只要萧峰受激不过,就再也无法改变自己除掉他的结局,他一被除掉,萧远山一个人,好对付。慕容博脸上终于浮上了一层难以觉查的笑意。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萧峰要对马夫人下手的一刻,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萧峰身后,封住萧峰的几处穴道,让他无法行动,只能看着马夫人颠倒黑白,气得大口喘气。

  围观众人都看到这个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呼,“竟然是他!”慕容博脸上表情复杂,欣慰、失望、还是困惑?来者正是与中原武林久违了的大燕朝太子、慕容世家的少家主、慕容复!

  话说这慕容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名救马夫人暗救萧峰呢?他不是一直在旁观,暗中要帮助慕容博的吗?他不是也曾对付过萧峰,非要杀萧峰而后快的吗?他救下萧峰,就是错过了一次杀萧峰的机会。这些他不是不知道,但他还是做了。

  如果从打天下的角度讲,慕容复虽然既能运筹帷幄,出谋划策,又能排兵步阵,身先士卒,决胜沙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慕容博正是有了慕容复的辅佐,才成就一番大业,可这也只是慕容复的一个方面。如同萧峰一样,慕容复的另一面,觉不是做个为得目的不择手段机关算尽的枭雄,他穿越的目标就是“权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有这样一个目标,其实并不能容忍在成就大业的过程中让自己或对手一方付出过大的牺牲,甚至违背自己的良知!这也是为什么慕容复没有杀死乔三槐夫妇和玄苦,只是将他们软禁的原因。

  慕容复内心深处也一直隐隐自责,自己化装成萧峰,杀了那么多人(虽然他们也是自己的对手),那些是自己对萧峰的亏欠,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想补偿一下的。现在,江山可以说已经到手了,为什么还要对已经失去双臂的萧峰赶尽杀绝呢?

  慕容复的一双胳膊如一对铁箍一样,让萧峰气都要喘不过来了,更不要说移动一步。马夫人刚才已经感受扑面而来的死神,她也怕死,但她相信慕容博会保护她(其实最想让她死的是慕容博),因为慕容博还要利用她对付萧峰呢(她能隐约猜到)。

  慕容复紧紧抱住萧峰,目光却盯着马夫人,让马夫人有些困惑,马夫人也不禁去看慕容复的眼睛,只见眼神深邃,看着看着,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到了过去或未来的某个时间,暂时忘记了现在、过去和未来的分别!

  马夫人确信看到了萧峰的下场,一个浑身血淋淋的萧峰,失魂落魄,倒在她面前,旁边一个人都没有。马夫人心中高兴自己看到了萧峰的奄奄一息的样子。她对萧峰已经忍了很久,现在终于要发泄出来了,这些话她早就要亲口对萧峰说了,当然,要对一个没有危险性但还能听到她说话的萧峰说出来:

  “萧峰,你临死前,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今日落到这个地步,都是我害的。你这傲慢自大、不将人家瞧在眼里的畜生!你这猪狗不如的契丹胡虏,你死后坠入十八层地狱,天天让恶鬼折磨你。你这狗杂种,王八蛋……”她越骂越狠毒,显然心中积蓄了满腔怨愤,非发不可,骂到后来,尽是市井秽语,肮脏龌龊,匪夷所思。

  在场群雄不少人什么粗话都听得惯了,就是自己也常和大伙儿一块说粗话骂人,但见马夫人这样的丰姿绰约少妇,竟会骂得如此泼辣悍恶,实大出意料之外。   群雄听在耳里,都没有谁出声打断。

  只见马夫人经过这场兴奋的毒骂,满脸通红,眼中发出喜悦的神色。又骂了好一阵,她声音才渐渐低了下来,说道:“萧峰你这狗贼,你……你这眼高于顶的家伙,就算你是皇帝,也见得有什么了不起。哼,当年洛阳城里的百花会中,你明明见到我的,可就是视而不见,眼光在我脸上扫过,居然没停留片刻,就当我跟庸脂俗粉没丝毫分别。伪君子,不要脸的无耻之徒。你难道没生眼珠子么?恁他是多出名的英雄好汉,都要从头至脚向我细细打量。有些德高望重之人,就算不敢向我正视,乘旁人不觉,总还是向我偷偷的瞧上几眼。只有你,只有你……哼,百花会中一千多个男人,就只你自始至终没瞧我。你是丐帮的大头脑,天下闻名的英雄好汉。洛阳百花会中,男子汉以你居首,女子自然以我为第一。你竟不向我好好的瞧上几眼,我再自负美貌,又有什么用?那一千多人便再为我神魂颠倒,我心里又怎能舒服?萧峰,你这狗贼,当年我恼你正眼也不瞧我一眼,才叫马大元来揭你的疮疤。马大元说什么也不肯,我才叫白世镜杀了马大元。

  我本来有什么法子?那也只有心中恨你一辈子罢了。别说丐帮那些臭叫化对你奉若天神,普天下又有谁敢得罪你?也是老天爷有眼,那一日让我在马大元的铁箱中发见了汪帮主的遗书。要偷拆这么一封书信,不损坏封皮上火漆,看了重行封好,又是什么难事?我偷看那信,得知了其中过节,你想我那时可有多开心?哈哈,那正是我出了心中这口恶气的良机,我要你身败名裂,再也逞不得英雄好汉。我便要马大元当众揭露,好叫天下好汉都知你是契丹的胡虏,要你别说做不成丐帮帮主,更在中原无法立足,连性命也是难保。

  我一开始让马大元出来说话,没想到他非但不听我话,反而狠狠骂了我一顿,说道从此不许我出门,我如吐露了支字,要把老娘斩成肉酱。他向来对我千依百顺,几时有过这样的疾言厉色?我向来便没将他放在心上,瞧在眼里,他这般得罪我,老娘自有苦头给他吃的。过了一个多月,白世镜来作客,那日是八月十四,他到我家来过中秋节,他瞧了我一眼,又是一眼,哼哼,这老色鬼!我糟蹋自己身子,引得这老色鬼为我着了迷。我叫老色鬼杀了马大元这脓包,他不肯,我就要揭露他**我。这老贼对着旁人,一脸孔的铁面无私,在老娘跟前,什么丑样少得了?我跟他说:‘你杀了马大元,我自然成世跟你。要不然,你就爽爽快快一掌打死了我吧!’他不舍得杀我,只好杀马大元啦。

  还有,我一直恨段正淳抛弃了我,我最后又利用了你一把,去杀了段正淳,哈哈哈!”

  段誉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被杀竟然真凶是康敏!

  “这些我都告诉你,让你死个明白。最后,你再说一句,你……你今日对我,你临死之前,说说实话,有没有丝毫动心?”

  马夫人目露凶光,恨恨的说了这些话。群雄听得都是目瞪口呆!谁能想到,这件江湖上传言已久的悬案竟有这么曲折离奇的经过!

  到了这时,马大元被杀的陈年玄案当然真相大白,群雄都道是慕容博施展了巧计,让马夫人情乱吐真言,而对他更是大加赞赏。除了慕容博,只有萧远山看出了其中一些端倪,知道马夫人说出真相与慕容复有关。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两件大案的凶手都要被处置。慕容博很干脆地处死了康敏而白世镜这对奸徒,群雄都是拍手称快。

  轮到这第二件大案,就是杏子林中大战,萧峰也知道难以为自己辩白。他见康敏和白世镜这一对自己的真正大仇人已经伏法,自己胸中一阵轻松,又感觉活下去没有什么意思了,决意从容赴死,不等慕容博亲自开口说处死自己,到时还可能连累到自己的父亲萧远山。

  萧峰运足内力道:“我萧峰原没想能活到今日,幸得今日大仇得报,天下英雄中,有哪一位的亲人师友曾为萧某所害,便请来取了萧某的性命去。”萧远山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意,所以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双掌合十祈祷。他心中已知萧峰命中会有此一劫。

  不少人知道,除了在杏子林中,萧峰杀伤丐帮中人不少,还连带上山东单正判官一家,谭公谭婆,赵钱孙等人。这些人却没有什么亲人弟子在场,但之前萧峰还在丐帮时,在江湖上闯荡,为丐帮火拼,杀伤更多,可以说群雄中有不少人与他有怨仇。但群雄知他之所以落到如此地步全是因为马夫人所害,而且他此时双臂已断,可以说几成废人,若再上前刺他一剑,打他一拳,实不是英雄好汉的行径。

  群雄正犹豫间,突然一个年轻俊秀公子飘然来到萧峰身前,开口道:“在下大理段誉,虽然我知道萧峰也是受奸人所害,误杀无辜,但我父镇南王毕竟命丧萧大侠掌底。各位英雄请听在下一言,我指下也曾杀过很多人。今日得见萧大侠如此风范,深自惭愧,我若找他报仇,旁人也可找我报仇。江湖上无日无凶杀,来这里的豪杰,有谁没有杀过人?”

  说完向众人行礼退在一旁。群雄窃窃私议,这大理段誉在江湖上其名不著,却是心胸宽广。也有一些人不是不想报私仇,但他们看到了慕容复阻止萧峰杀马夫人的经过,认为萧峰与慕容氏交好,揣摩慕容博的心思,也不好出头寻仇。又过了良久,一直没人出来向萧峰为难。

  慕容博见此情景,道:“萧峰已经愿意慷慨赴死,群雄都主张饶他一命,本盟主念他双臂已断,就免萧峰的死罪,罚他在少林寺中静修,不得离开。”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