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作者:撒空空 更新:2019-11-14

好说歹说,终于将两张证都揣在了怀里。

虽然有了这么个插曲,平凡还是嗨皮得很,时不时就偷偷拿出两张证不时地看着,一张小脸因为兴奋喜悦生生被憋成桃红色。

稍不留神,就被董小瓜给看见了。

小瓜站在平凡面前,一手托腮,用自己的脑袋思索良久,终于道:“慕老师,你是不是想要去便便啊?我刚才帮你去看过,女厕所没人的。”

满脸□居然被董小瓜给误解成想要去便便,平凡头疼。

更头疼的是,董小瓜这个小流氓居然私自去了女厕所,作为他的启蒙老师,平凡觉得压力很大。

要下班时,忽然变天,下起了淅沥小雨,哗哗哗地,天也阴了起来。

好在这时,接到尹越的一通电话,说下班时来接她,出去吃饭以示庆祝。

平凡心里甜蜜蜜的,可当着周围同事的面,也不好表露出来,只能暗暗隐藏心中的喜悦,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就在挂电话时,尹越忽然改口,轻轻地道了一声:“媳妇。”

“啊?”平凡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边的尹越再低低地叫了一声:“媳妇。”

认识到是在喊自己,平凡承认自己心间的那坨蜜已经腻得化不开了。

“你要记得……”

“记得什么?”平凡声音也柔了下来。

“记得拿好结婚证,别丢了。”

“……”

结婚证,又见结婚证,平凡败了。

这天注定是个多事的日子,挂上电话没多久就接到了新房那边物管的电话,说是他们家厨房水管漏水,都渗到下面那户人家家里了,让她赶紧着回去开门关水。

牵扯到邻居了,这可不行,平凡马上拿起包包,临走时,看看外面阴沉的天,心有点发紧,忍不住转身,唤了一个平日和她玩得好的同事小窦陪她一起去。

两个人总不该出什么问题了。

一个出租车就打到了新房那,就是有这么巧,在楼下大厅里,小窦遇见了旧日好友,惊喜,忙着寒暄,平凡等不得,招呼了一声便上楼去了。

来到新房门口,果然见一穿物管服装以及穿一便装的人在那等着。

大概就是物管和楼下邻居了,果然,那穿便装的一看见她便叫开了:“你们家的水都把我们家厨房天花板给全弄湿了,水一直滴着,怎么做饭呢?还不快开门把阀门给关了?!”

平凡忙不迭道歉,边手忙脚乱地打开门,首先一个冲到厨房,想要关阀门,可进去一看,有点傻眼——厨房安然无恙,并没有什么漏水的情况。

从厨房出来,背脊也挺直了不少,对着物管和那个穿便装的男子解释:“我们家厨房并没有漏水,想必是你们弄错了吧。”

可两名男子不动,就这么站着,那眼神,很渗人。

像是充满了冰冷凶意的匕首。

而门,也已经关上了。

平凡脑袋“嗡”地一声,脚也不自觉软了下去——这两个人,必定就是贩毒的那个老窝派来的。

千算万算,还是少算了这么一招。

平凡想,这一次,她是真的完了。

真的。

虽然看过那么多电影,听尹越讲过许多的故事,但真正面对着一群冷血的杀手,平凡还是忍不住哆嗦了。

一颗心“咚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像是要喘不过气来,而四肢里流淌的,仿佛不是血液,而是软化剂,弄得手脚没有一丝气力。

虽然如此,可人在生命攸关的时刻,都会有潜能。

平凡忍住巨大的恐惧,一步步向阳台退去——他们已经将门挡着,唯一的求救方式便是阳台。

边后退着,边偷偷拿出手机想要通知尹越——这是她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人。

像是救命的浮木。

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那些人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没给她任何的反应时间,三两步就冲了过来,一个关了阳台的落地窗,一个将她的包夺了过来。

东西全部都掉落在地上——钥匙,钱包,手机,还有那两张结婚证。

平凡扑着想要去抢,可却被踢翻在地,皮鞋踢在左肩上,痛得钻心。

可更痛的,却是眼睁睁看着两个人砸坏了自己的手机,拿起了自己和尹越的结婚证,那两个人都是普通人面貌,正是如此,眼中那种冰冷的隐藏的凶悍就更让人胆怯。

“哟,真是可惜,今天才刚结婚呢,就要去做鬼了。”那个假物管似乎在嘲笑。

平凡躺在地上,肩痛得发抖,身体冷得发抖。

“你可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那个新婚丈夫吧,要不是他多管闲事,你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那个假邻居补充。

平凡没有说话,因为此刻她全部的力量都要用来思考,究竟该如何逃生。

可要逃出去谈何容易,在这样一个密闭空间里,这两个大汉要碾死她是易如反掌的。

祈祷似乎成为了唯一的办法,祈祷有人能够来救她。

“上次弄死的那个女的,被我们捅了十六刀,那小孩被捅了五刀,加起来就是二十刀,你没人帮你分,二十刀就全部受了吧。”假物管在笑,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并不像是在谈论一个人的生死,而是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生命,活人在他们眼中是最低级的东西。

平凡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在颤抖。

她不想死,特别是不想死在这里,这间屋子,是她精心布置的,是想和尹越共度一生的地方,是和他生儿育女的地方。

她不想死在这里。

可是那两个人已经开始行动,只见刀光一闪,平凡本能地一躲,可动作还是慢了点,颈脖一热,新鲜热乎的血液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热辣之后便是疼痛,疼痛引起惊惧,看着越来越密集的血滴,平凡开始慌张,像受惊的动物般在地上爬动。

可是他们抓住了她,像是抓住一只兔子那般轻易。

她的长发被抓住,头皮被扯得生痛,很快,手臂上又中了一刀,钻心地疼,这次,平凡连哭喊的力气都没了。

他们并没有一刀要她的命,而是折磨着她,先从不致命的伤开始,让她饱尝痛苦,一刀一刀一刀,最后的一刀,才会要她的命。

而在那之前,都是折磨。

残忍至极。

结局

平凡想,事情往往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就像是当初她和尹越在高中的错过,就像是他们之后在相亲路上的相遇,就像是明明这么多人提醒,平凡还是没能逃过这次劫。

她看着自己的血在地上慢慢流淌着,将结婚证染红。证件的纸张还算是硬,可因为血太多,开始发软。

她看见自己和尹越的脸一点点地被血染透。

要是上午能听尹越的话,将结婚证拿给他,那该多好。

可惜了,他是那么珍惜这两张证。

真的很难相信,自己身上有那么多的血,多到像是能够将所有的东西都染红。

身体开始变冷,平凡想到了许多事情,一些记忆的细枝末节,像是当年每天晚自习前,自己路过操场,时常能看见尹越在打球,一个人,拍着篮球,孤独地,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像是吃毕业饭时,自己总觉得身后像是有人盯着,转头,却只见淡然夹菜的尹越。像是在升入大学的那个暑假,在街上偶遇尹越,拔腿就跑的场景。

如果在那个时候,她能勇敢一点,那后来那些孤单的岁月,便不会虚度。

平凡忽然就理解了方颜的后悔,是的,后悔,她后悔没有能和尹越早些在一起,如果是这样,那该多好。

而现在,她就要死了,马上。

她答应过尹越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答应过要为他煮一辈子的饭,答应过要帮他生下一儿一女。

还答应了好多好多事情,但却没有生命去做了。

酷刑还在继续着,但平凡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血液在渐渐流失,痛苦也在渐渐消失,平凡此刻唯一的害怕,不是痛,不是死亡,而是尹越。

她怕尹越会像大强一样,跪在自己的水晶棺前,成为一个失去生命的木头人。

一直以来,平凡都认为自己对爱情是自私的,可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才晓得,爱一个人,就是想让他幸福。

无关乎伟大与否,只是想看见他的幸福。

在猩红的恍惚中,平凡默默地念叨着一句话:尹越,你要继续生活。

尹越。

尹越。

尹越。

平凡不停地在心中念叨着这个名字。

就在意识涣散的时候,有人破门而入,一个黑影,像是只狂怒的猎豹,和两个伤害他的歹徒搏斗在一起。

他在撕咬,在怒吼,眼睛似乎是红色的,那身影,平凡忘不了,永远也忘不了。

给了她极大的欢愉与刻骨思念的男人。

尹越。

他和他们搏斗着,双方都是凶猛的动物,枪声开始响起,新鲜的血腥气息开始涌起,平凡已经分不清,究竟受伤的是谁。

就在挣扎搏斗之时,另一人拿着把刀,冲向地上已经毫无反抗力的平凡。

平凡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危险靠近。

然后就在那把刀要刺向她胸口的那一刹那,平凡看见尹越像闪电般扑了过来。

一道枪声后,那个想要杀平凡的人倒在了地上。

可没等任何人回过神来,另一道枪声又响起,尹越落在了地面上。

平凡看见血从尹越的胸口,从他的嘴中流了出来,和自己的血混合在了一起。

两张结婚证,已经湿透,找不到一点干净的地方。

平凡想要睁大眼睛,最后地看一眼尹越,看看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巴,他的脸蛋。

想要最后地看他一眼。

她看见他的喉咙在颤抖,他好像有很多的话要对自己说,就像是自己有很多的话要说给他听一般。

可是无能为力。

他说不出话,而她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在最后的最后,平凡似乎看见另一个人拿着枪向着尹越走来,枪口对准着他的太阳穴。

她张大嘴,用尽全力,尖声地叫了起来,那声音尖锐至惨烈,但在□时却戛然而止,如同细线般断掉。

那一声尖叫耗尽了平凡的全部力量,吼完之后,她昏了过去。

仿佛是身体也不忍心让她看见这般惨烈的状况。

不过,至少,那个人会送她去陪尹越一起走过地下的路。

那样也好。

平凡陷入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她蜷缩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像是经过了一段很漫长的岁月,前面忽然出现了光亮,她起身,向着光亮出现的地方走去。一步一步一步,很艰难,却很执着。

因为那光亮,有尹越的味道。

她要追随着他,永远。

睁眼的那刹那,光明汹涌而来,挤压着她的眼睛,胀痛不堪。耳边立即涌起了许多惊喜声。

“平凡,你醒了?”

“平凡,平凡,快起来看看我们啊!”

“女人,再不醒,我就不当你伴娘了!”

是父母,还有木木,他们都在。

好不容易,才看清身边的景物,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病床上。

怎么回事?

努力地回忆,回忆起了那个雨天,那两个凶手,还有……尹越。

尹越!!!

立即坐起了身子,四肢伤口撕扯般地痛,马上被人按住。

“你这孩子,做什么呢?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好好地躺着!!!”

平凡顾不得这些了,心内发急,口内发干,满脑子想的,只是一件事:尹越在哪里?

尹越在哪里?她高喊着。

庄十三公子站在她身边,白衣飘飘,可是神色却是少有的肃穆。

平凡的心,逐渐地落了下去。

她晓得,这么一落,就再也升不起来了。

“尹越到底在哪里?”她想知道的,就这么一件事。

庄十三公子缓缓摇头,眉头紧皱。

连庄十三都……平凡两眼一黑,即将要晕过去。

但就在这时,却听见木木道:“尹越在你隔壁病房。”

“你骗我。”平凡已经满眼泪水:“你不过是想骗我好好治疗,尹越已经走了对不对?”

“走你个头,人家好好地待在隔壁病房,你干嘛没事诅咒自己成寡妇啊?”

“可是,庄十三你刚才不是摇头说他不行了?”平凡转悲为喜,又半信半疑。

庄十三公子缓缓道来:“非也,我摇头只是表明我不知道,我是在你醒来的前三十秒才到的。”

“那你为毛皱眉?”平凡还是有点不信。

“因为,肚子有点不舒服。”庄十三说着就往洗手间走,边走边道:“你们继续聊,不用顾及我。”

其余人黑线。

木木开始为自己嫁了这种男人而悲戚。

不管中间有多少的挫折,只要结局是好的,那便没事了。

尹越很好,那枚子弹并不是致命的,虽然受了重伤,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听说那天,尹越不知怎地,总觉得心神不宁,打电话给平凡却是关机,觉得不对,又打电话去幼儿园,问到她和同事去新房,立即又打电话给了新房物管,得知并无此事,知道平凡已经中伏。

尹越通知同事赶去,而自己已经等不及,不顾危险,首先冲去了。

他们的劫最终是要过去的,在平凡失去知觉的下一秒,警察便赶到了,将歹人制服,而那个贩毒集团,也全部被歼灭了。

平凡努力地养好身体,好好照顾自己的丈夫。

当尹越醒来时,看见的便是自己新婚妻子灿烂的笑颜。

“媳妇,你没事了。”尹越虚弱地笑。

他笑起来也是一样地好看。

不知怎么的,本来还在笑的平凡却因为这句话感动得哭倒在他身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尹越那啥啥了。

总算是雨过天晴。

他们的蜜月是在医院渡过的,两人常推着轮椅在花园里玩一下午,也算是另类了。

但,当他们对视时,似乎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动人更温馨的事情。

平凡觉得,她已经不再平凡,因为她有了尹越。

她不再平凡。

事后,也很少听见有人说他们不配,因为当和尹越在一起时,平凡那灿烂的笑容抵得过世上一切的美好。

就在要出院的前两天,平凡和尹越同时收到了短信。

一封是无名氏的发给尹越,内容是:“阿越,我回来了。”

另一封是方颜发给平凡的,内容是:“平凡,我终于等到了他。”

有没有人说过,劫数之后,便是彩虹。

平凡和尹越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