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孙子们!
作者:陵忆 更新:2019-11-19

王屠是一个真正的屠杀者,在很久之前,他就被载入了教廷的必杀名单之内,原因是他屠了城。

是的,整整一座城。

当叶倚尘从艾奇奥知道了关于王屠的一些故事的时候,那可真的是叫一个唏嘘不已,同时又是震惊非常,王屠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盗贼,小有名气,结果有一日,教廷来人,雇佣他成为了向导,对某个远古墓穴进行挖掘,事后为了杀人灭口,他们将王屠扔进了墓穴之中。

被墓穴里残留的远古病毒所侵染的他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利用自己的盗贼技能从墓穴中脱离出来,但是紧接着又被教廷的人所抓住,让他成为了一个实验品,然而,在某次魔法实验后,王屠身上的血族病毒彻底爆发,失去了理智的他将所在的城市屠的一干二净。

他是一个复仇者,他要向教廷复仇,所以任何可能与教廷发生冲突的地方他都会出现,他舍弃了自己原本的名字,取了一个屠杀的屠字,就是为了警醒自己,教廷覆灭之时,就是他自己为那场屠杀付出代价之际,这是一条赎罪之路,所有路过的人,都将会被沾染上带着无尽罪恶的鲜血!

当然,这些对于王屠本身都只是传言而已,他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想做什么,至于这样做的后果会如何,他从未思考过。

两名骑士的血液从他们的毛孔中冲出,化作两把血色的长剑,被王屠握在了手中,身体一转,又是两人被连人带马地砍成了两截。

一名技艺精湛的骑士拨转马头,趁着王屠未能收招,挺着骑枪就刺在了王屠的背上,锋利的骑枪直接将王屠瘦削的身躯穿透,挑了起来。

没等他欢呼,恐怖的一幕就出现了,王屠突然转过头,朝着这刺穿自己的骑士笑了一笑,身体直接化成了一团血雾,冲入了骑士的身体,将他撕成了碎片,自己从血液中重新站起。

王屠的暗杀术或许并不如嘶哑之喉中的其他人,但是,应付大军的能力却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比拟的,只要有鲜血的地方,他就有无穷的力量和武器,只要是拥有鲜血的生物,都可能随时成为他利用的目标。

“拖住他们!后备团进行照明,不许放跑一个!”

骑士队长已经红眼了,他所奉的一个最重要的命令,就是不顾一切代价拖住这些嘶哑之喉的精英,并吸引足够多的注意力,以阻止他们进入目盲之丘,因为就在刚才,教廷的大量人手已经进入了目盲之丘。

对于当前状态的玩家们来说,这些npc其实是没有多少区别的,每一个都是玩家无法看到等级的存在,就像王屠和随便一个教廷骑士,虽然前者可以秒杀后者,但是玩家们既无法战胜王屠,也没有办法杀死任何一个普通骑士,因为他们的等级和属性都是凌驾于玩家群之上的。

很显然,这一次教廷是打算不要脸地下手了。

在大量的照明魔法下,刚刚潜行的那些嘶哑之喉成员们纷纷现出了身形,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离开太远,而是占据了相对有利的的地形,此时已经掏出了各自的武器。

教廷能够想到的事情,嘶哑之喉的阴影行者们也能想到,他们压根就没想着要撤退,刚刚不过是在调整阵型罢了。

如同几道幻影没入人群,在阴影行者们冲进阵型的刹那,一阵腥风血雨也在目盲之丘中扬起。

……

正在分赃的几个人同时愣住了,叶倚尘的面色更是难看无比。

一个新的任务提示让他们连半点分账的心思都没有了。

“系统提示:连环特殊任务,第四环:奔逃,开启,任务目标:从教廷骑士的追杀中逃生,并与嘶哑之喉的人员汇合。”

“他们有病么!”,叶倚尘气得怒吼,他完全不知道教廷这么做是一个什么道理,自己现在身上早就没有了元素采集仪,算到底也就俩药瓶和一堆捡来的装备,他可不信那群等级全是问号,一个个富可敌国的npc是想要抢那些对于他们来说是破烂的装备!

然而,接到任务的却不只是叶倚尘一个,还有其余四个人。

不见南风都傻眼了,揪着叶倚尘道:“这特么到底什么情况?我怎么就被教廷追杀了,还嘶哑之喉,这是啥东西?”

叶倚尘黑着脸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到底,就是教廷想要从嘶哑之喉的手上抢什么元素采集仪,但是我已经将它们交到了嘶哑之喉的手里了,怎么还来追我?”

“你说的元素采集仪,是不是……会收集一下亮晶晶的东西?”

说话的是修鱼,这个家伙非常难得的在这种关头仍然保持着足够的镇静,看得其余几人很想揍他。

半丈人屠和发呆的法神同时转向了叶倚尘,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叶倚尘的肋下。

在那里,原本绑着那元素采集仪的地方,此时居然沾染上了一小片淡蓝色的荧光!

“叶兄,看来人家想要研究研究你啊……”,修鱼无奈道。

“少扯淡……无不信你没有接到任务。”,不见南风在旁边泼冷水,一把拽过修鱼,把他转了个身,幸灾乐祸道:“得,你也逃不了!”

众人都看到,在修鱼的背上,也有着星星点点的蓝色荧光。

发呆的法神在那里发愣,他可没有和叶倚尘有什么接触,怎么可能会沾染上那什么元素呢?

半丈人屠走了过来,将他的手一翻,只见手掌上也已经沾上了这些东西,众人这才发现,那些附着在叶倚尘背后的奇特元素似乎是活动着的,它们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活动着,似乎想要附着到其它地方去。

叶倚尘此时也明白了,对于自己的这几个朋友他还是有所愧疚的,苦笑道:“好吧,看来我是个传染源,不瞒大家,这个任务一旦接受并且完成,估计你们在npc之间也就站队了,不是在强悍的教廷那边,而是在相对弱势,而且站在暗处的嘶哑之喉,也就是盗贼团队这边。”

听了这话,几人都是陷入了沉默,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记重磅炸弹,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了。

按照官方给出的信息,荒芜时代里,玩家选择阵营这种事情除了和一开始的种族选择有关外,其余的部分都要留到四五十级甚至更高等级以后,现在提前开启是什么意思?

“没时间了,咱们可以开始跑路了。”

修鱼的冷静程度不在叶倚尘之下,他看了叶倚尘一眼:“对付这些等级都看不到的npc,我们还是省省吧,干脆分开跑,总能跑掉一两个。”

这个建议已经是最后的选择了,几个人各自选了一个方向开始逃命,而叶倚尘则是在原地站了一下后,朝着之前的来路走去。

“喂喂喂,你送死呢?”

不见南风被叶倚尘的举动吓了一跳,赶忙在语音里提醒道。

叶倚尘嘿嘿笑了一声,随后就掐断了语音。

他还没有随意将这种破事情嫁祸给自己朋友的习惯,暂且,他就先当这游戏还只是一个游戏吧,这么多人都挂过了,也不缺自己一个!

只是可惜,到时候要重新练级练上来,估计要花不长时间了,不过应该还可以找何楚萧那家伙,这厮不会比自己好到哪里去。

阵阵马蹄声在目盲之丘中响起,一个接一个的照明魔法在天空中炸开,居然将一小半的目盲迷雾全部驱散了开来。

叶倚尘就站在那里没动,默默地看着周围的迷雾迅速退去。

如果他逃跑,那结果真的是说不定,因为目盲之丘的地形复杂,马匹的行动能力有限,而他又拥有潜行技能,总不能干等死。

但是,如果他这么做,遭受灭顶之灾的就是那几个家伙了。

当附近的迷雾彻底散去的时候,叶倚尘发现自己已经给彻底地包围起来了,随意扔出了一个鉴定术,结果在意料之中,没有任何反馈信息。

这些一个个拿着长剑和长枪,或步行,或骑马的高等级npc,将自己包了饺子。

不知为何,他突然感受到了一丝极致的兴奋,呼吸也粗重了几分。

手指悄然分开,袖剑从衣袖中迅速弹出,右手稍稍一转,便将已经和锁链组合在一起的阴影利剑握在了手里。

“活捉他!”

一名骑士冷喝一声,当即就有三名教廷剑士冲出,三把长剑封锁了叶倚尘上下左右的方位。

“嗡嗡嗡!”

三名教廷剑士在即将冲到叶倚尘身旁的时候又猛地后退了两步,纷纷抬手去摸自己的脖子和脸,空气中,几根还在微微颤动的钢丝正在弹射着一颗颗的血珠。

看到撕裂者钢丝的攻击效果,叶倚尘暗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东西对这些npc的杀伤力实在有限了。

这也就是说,接下来他能够依靠的,就只有左手的袖剑和右手的长剑了。

“孙子们!”

他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朝着那名主事的骑士伸出了中指。

“爷爷看不起你!”

...